— 蛋黄不黄——一条咸鱼 —

【周叶】笑

·嗷嗷嗷终于踩点赶上了!毕业狗的痛不想说_(:з」∠)_

·周叶同龄高中生设定√

·两人均为学屌_(:з」∠)_









九月,周泽楷来到了H市。

虽然H市离S市不远,但周泽楷只是在小学郊游时见识过一次,目前对H市的印象仍仅停留在“水光潋滟晴方好”这句诗中。若不是父母工作调动,他对那处的印象可能永远都是这样。

就这样随着父母,转到了新的高中。其实影响不大,只不过是从一个没有熟人的地方,换到了陌生之处而已。

像往常那样,早晨,在闹钟之下苏醒,起床,洗漱,出门,随便买个早餐,边走边吃就到了学校。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。

唯一的不同,或许就是H市的马路稍微窄些,楼房没有S市那么高罢了。

周泽楷这样想着,无视了进校门时女生的惊呼和窃窃私语,默不作声地摸到了自己的班级。选了个靠窗的后排座位,拿出书本,等待上课。

上课铃响了,而旁边的座位却是空的。

“嘿,那心脏又迟到了啊。”前排一人嘀咕了一下,转而看向周泽楷,“你叫周泽楷对吧?要小心旁边那人啊,他可是既没节操又没下限。相信我看我真诚的双眼……”

周泽楷不禁笑了,点点头,“嗯,会的。”

那人看到周泽楷如此认真地回答,竟有点局促,连忙开口,“咳,我叫方锐,那个……不懂的可以问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好像,又有几分不同呢。




第一节课上到一半,门突然被推开了,来人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衬衫,领口的扣子貌似扣错了,露出了白皙的皮肤和锁骨。书包吊在肩上,在他转身关门时终于掉了。

“报告。”不经意间打了个哈欠,叶修不出意料地迟到了。

老师没有说什么,他便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,像往常一样地睡起了回笼觉。

终于在第三节课时醒了过来,叶修揉了揉酸痛的肩膀,抬头看见数学老师正在黑板上演算着早就会了的双曲线方程,转头望向窗边,发现旁边多了一人。估摸着是之前老师口中的转校生,叫周什么的一时想不起来,随口套了个近乎。

“小周啊,我叫叶修,刚来学校适应不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也没有听老师讲课,毕竟这些内容自己早已掌握,低头在自己的本子上随意地写写画画。

于是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。






许久,周泽楷抬眼看了下叶修,终是忍不住提醒,“扣子,错了。”

“诶”叶修下意识低头,却没看出哪里不对,“小周你帮我弄下呗。”

周泽楷顿了下,然后伸手帮叶修整理领口。

周泽楷的手很漂亮,虽然不纤细,但也不是短粗的类型,十分匀称却又骨节分明。因为常握笔而产生的薄茧无意间蹭到了叶修有些苍白的脖子上,有一点痒。叶修低着头,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双手,鼻息不经意间喷吐其上,搅得周泽楷心神不宁。

周泽楷颤抖着双手帮叶修整理完毕,心中长舒一口气,觉得这实在太煎熬。至于原因却丝毫不知。

看着整理过后脸红心跳的周泽楷,叶修不禁笑了,“谢了哈,小周。”

周泽楷愣住了,怎么形容呢,他仿佛看到了最美的风景——九月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,照耀在叶修的脸上,他一扫之前的疲惫,领子也因为整理不再凌乱,温暖而清爽。上扬的嘴角显出了少年特有的朝气,墨色的瞳孔更加幽深,洁白的皮肤因为光线的挥洒竟有几分透明……

“咳咳。”一阵轻咳打断了周泽楷的思绪,抬头一看,正是数学老师。只见老师镇定地推了一下眼镜,用过来人的语气,严肃地说:“认真听课。”

“是。”周泽楷仓促点头,慌忙拽起一旁的演算纸,笔在上面胡乱写着难以理解的数学符号。

然而他的心里,仍然回想着,叶修的笑。


——End——




数学老师:“妈蛋在我的课上秀恩爱,不想活了?”



·感觉到了淡淡的玛丽苏我会说_(:з」∠)_【哭】


·发现这篇可以发展成长篇呢,然而我并没想好要不要写_(:з」∠)_


评论(7)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