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蛋黄不黄——一条咸鱼 —

【周叶】黄昏

·艺术学院的美术生小周×古宅灵老叶(大概)

·这次写的好长,晚上我写着写着睡着了_(:з」∠)_









夏天到了。

又是一年毕业季,艺术学院的学生们用尽心思,准备着毕业前的最后一份作品。

周泽楷抽到的主题是“黄昏”。

看着抽中的纸上写着这简单的二字,他皱起了好看的眉。

“怎么,小周抽到了什么?”一旁的好友江波涛搭上周泽楷的肩。

周泽楷把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——

“诶?黄昏呐,看起来挺简单的呢。”

“难。”

“没有灵感吗?唔,如果是想很好地表现出来,的确也不容易。”

作为一代名师冯宪君所看好的学生,他对周泽楷的要求自然要比一般人高。“黄昏”一词看似简单,但是如何理解?是什么的黄昏呢?黄昏真的意味着结束么?又要如何表现出区别于朝阳的黄昏?

周泽楷的眉皱得更深了。

江波涛托腮,“小周,四处走走吧,说不定能想到好的题材。”

周泽楷呆了一下,随即点点头。




他带着画夹,从清晨开始,漫步于街头。看着夏季的朝阳升起伴随着人们匆忙的步履;听着树上的不知疲倦的蝉鸣与夏风的脚步;感受着清晨的清新凉爽和晌午的炽热难耐。他的画笔同想象力合作,在纸上不停地描绘着,描绘着时时刻刻的变化。描绘着时间留下的痕迹,仿佛永不停止。

那么黄昏呢?黄昏又是怎样的?这是白天和黑夜的交接点,是光明与黑暗的分割线,黄昏意味着结束,也意味着开始。

黄昏,到底是什么?

快要得到答案了,因为,黄昏即将来临。

周泽楷捧着画夹,路过一个巷口,听到了隐约传来的琴声。

他停住了脚步,带着一丝好奇和期待,转身走进了巷子。








琴声源于一位正在拉小提琴的青年。

青年一袭黑衫,手指犹如翩翩起舞的白蝴蝶,在深色指板上跳跃着,跳跃出一个个轻巧空灵的音符。身体随着乐曲的扬抑而起伏着,像是一支优雅的独舞。小提琴在他的手下,不断地倾诉着内心所想,犹如一位多愁善感的少女,时而欣喜,时而忧伤,时而愤怒,时而落寞。

周泽楷听出来了——圣桑·《引子与回旋随想曲》。

忧郁苍凉却又热情洋溢,快乐与悲伤并存,赞美和叹息同在。

他顿悟——这就是黄昏?

一曲终了,青年抬头望向远方,阳光的照射下,他竟有几分透明。望向西边缓缓落下的太阳,微笑,离开。








接下来几天,周泽楷都在黄昏之时,都在那条巷子,演奏着同一首曲子,目送着太阳的离去,像是一个仪式。

来往的行人似乎都没注意到这里,亦或是他们实在太匆忙,那位青年的听众只有周泽楷一人。不过他不以为意,仿佛本来就没有演奏给他人听的打算。

「明明如此优秀,为什么只在无人都巷子里拉琴?」

每天黄昏去巷子里听着青年的琴声已经成了周泽楷的习惯,可是他忍不住好奇这位演奏者的动机。

刚准备踏入巷子里,却被身后的人拉住。

“小江?!”

江波涛担心地看着周泽楷,“小周,你不知道那个传说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据说那个巷子在黄昏时是‘附魔时刻’,里面出现幽灵,响起琴声,进去的人,再也没有出来过!”

周泽楷有点无语,但也不愿拂了好友的面子,跟着他离开了。

他没有察觉到,琴声顿了一下,然后再次从头响起……










听了江波涛的话,周泽楷更加疑惑了——那个少年,是鬼吗?传说进去的人从未出来,为何他是列外?

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再次进入了那个巷子。

青年和往常一样拉着小提琴,但是结束后并未离开,看着周泽楷问道:“你昨天被人拉住了?”

周泽楷有些意外,点了点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安全”周泽楷怕他没听懂,“巷子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“不知道”

“哥拉得怎么样?”

“好听”周泽楷认真地答道。

“那是当然!”青年笑了,神采飞扬,又看向周泽楷,“你觉得我是鬼吗?”

印象中凶神恶煞的鬼和眼前的青年怎样都联系不起来,周泽楷果断答道,“不像”

“呵,我究竟是什么呢?自从那栋房子在的时候,我就在了,陪着我的还有这把小提琴。”说着他指了指身后少说也有几百年的老宅。

周泽楷虽然惊讶,可是并不恐惧。没有理由地,他觉得青年不会伤害他。

“当年有个大小眼的老道来过这里,却没有对我怎么样,给我起了个名,叫叶修。”发现周泽楷并不怕他,叶修很高兴,“我叫叶修,你叫什么?”

“周泽楷”

“哦,小周啊”叶修眯了眯眼,“我闲得慌,以后有时间来陪我聊天呗。”

“好。”













虽然周泽楷不善言辞,但是好在有足够的耐心倾听,叶修把几百年来有趣的事情如倒豆子般讲给了周泽楷。除了周泽楷,叶修还认识韩文清黄少天,只不过前者被他嘲讽过后脸黑的可怕,后者被嘲讽后嘴炮根本停不下来。

叶修很善于嘲讽别人,但一遇到纯良的周泽楷就完全说不下去。发现这点后,叶修暗叹自己果然是如此的善良。

“叶修”

“嗯?”

“为什么拉琴?”周泽楷问出了藏在心底的疑问。

“这首曲子和黄昏很像,不是吗?”叶修想了想“还能能记得自己活了多久。”

周泽楷愣住了,是啊,叶修活的太长,长到忘记自己存在了多少年。几十年弹指一挥间过去,物是人非,只有他还在这,一成不变。

悲伤却又无奈,他的琴声里,也总是叹息多余喜悦。然而和周泽楷的聊天中,却是一副快乐的样子。

周泽楷轻拍着他的肩,“我陪你。”

「陪你度过春夏秋冬,见证风雨雷电,看日日黄昏」

叶修没有太过激动,更没有质疑,只是笑笑,看着远处的黄昏,“好。”











离交毕业作品的时间越来越近,周泽楷的画也差不多完工了。

画中,叶修身穿黑衫,演奏着小提琴,没有平常的嘲讽,更多的是优雅和宁静。身后的夕阳红通通的,是最美的背景板。

周泽楷很满意,因为画的是叶修。

画完成的那天,他又去见叶修。

“叶修。”

“怎么啦?小周”

“毕业作品,画了你”周泽楷笑得灿烂,脸上有点红晕。

叶修先是惊讶,然后很开心,“画的帅么?”

“很帅”周泽楷异常认真。

“……”叶修被一个很帅的人夸了,但是他突然开心不起来……

这是在哄小孩吗……

“小周,我想去看你的毕业典礼,我想去看那副画。”

“好,我等你。”

那是盛夏的夜晚,他们俩坐在老宅的屋顶上,看着夏夜的星空,犹如上面缀满宝石的深蓝色绒布,华丽而神秘。

对着天空,叶修向周泽楷许下了这个约定。









但是他失约了。

几天后,同样是这样的一个夜晚,老宅附近的一座房起火,火势极大,无法扑灭,黑色的夜空被烧的火红,犹如夜来临前的黄昏。大火牵连了周围许多建筑,一夜之间,数十座房子化为灰烬。

包括老宅。

听到消息后,周泽楷不顾一切跑到了巷子里,那里已被烧的面目全非,哪有昔日的半点影子?

他红了双眼,在一片废墟里胡乱翻找着,脑海里全是那个青年的各种表情——平静的叶修,嘲讽的叶修,温柔的叶修,开心的叶修,落寞的叶修……他想起初遇时叶修如仪式般地同黄昏告别时的神情。

不在了,不再了。

叶修说过的,老宅在的时候,他就在了,没有了房子,他就不存在。







周泽楷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,颤抖着双手抚摸着自己的毕业作品,把叶修身后的天空涂成了血红,美丽而悲伤,却又更加耀眼。

这幅画,主题是黄昏,名为《告别》。



转眼间,到了毕业典礼。

期间周泽楷不止一次地走过那条空荡荡的巷子,期待着能够看到叶修拉着小提琴,拉着那精致而又复杂的曲子。

但是,没有。

他始终不相信叶修会失约,可是那人再也没有出现。

就好似根本不存在。

“小周?你怎么了?”

江波涛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,周泽楷一阵恍惚,回神时自己站在颁奖台上,冯宪君亲自为他颁发了毕业证书。

他没有在意那么多,没有听自己导师期盼和鼓励的话语,没有注意到台下羡慕的眼神,双眼再台下不断搜寻,希望找到那个黑色的身影。

然而,他并未出现。

周泽楷默默地走下了台。










他的毕业作品作为优秀作品,在学院的毕业展上展出。

周泽楷没有去其他地方,而是站在自己的画旁,等待着。

叶修……不会失约。

他从清晨开始,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们,没有察觉到光影变化,微风拂动。他在等,等着他的到来。从清晨到早晨,从上午到晌午。

从未离开。

人们从少变多,再变得稀稀疏疏,最后留下周泽楷一人。

他回头,看了看自己的画,看着那画中的青年。

真的要失约吗,叶修。

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不紧不慢,时而轻松,时而空寂,像及了《引子与回旋随想曲》的拍子。

周泽楷猛地抬头,死死盯着眼前那人,像是要把他刻入自己的骨血中。

那人背着小提琴,他不再虚幻,充满着真实感。黄昏在他身后,成为了最美的背景。

“你把黄昏画的比朝阳还耀眼呢,小周。”







「它的耀眼,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啊。」


——End——






·码文的时候一直在听《引子与回旋随想曲》,几个小时听了几十遍………很好听,真心推荐,听的时候可以试着带入一下老叶拉小提琴的样子。


·叶修嘛,大概算是因房子年代久远而产生的?然后老宅烧了他就真的成为了人(我差不多就这个意思。)但是要经过一段漫长而痛苦的过程……


·“附魔时刻”出自日本神话,据说黄昏时有鬼魂在天上飘,独自一人走的时候会很惨。(好像是这样?)


·感觉这篇真的是充满了文艺的酸臭味啊【bushi】_(:з」∠)_


评论(4)
热度(60)